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社會資訊 > 正文
“殺醫事件”楊文醫生學妹:先是害怕 還有很強的屈辱感
更新時間:2019-12-30 09:56:44  點擊次數:
AD1

  “楊文是我的師姐,我們都是首都醫科大學畢業的,我是95級,她是87級。”她還告訴記者,聽到楊文醫生遇害消息之后,“我的很多同學,我們首先是害怕,還有很強的屈辱感。”

  封面新聞記者柳青粟裕

  12月29日,北京氣溫驟降,距民航總醫院急診科醫生楊文遇害已過去4天,但這起命案仍塵埃未定。

  封面新聞記者當天回訪民航總醫院,急診大廳入口左手處設置的臨時悼念廳里,長約10米的桌上,花束從桌面擺到地面,不少花束上架著的卡片上寫著“楊文醫生安息”、“楊文醫生走好”等字樣。前來悼念楊文醫生的人絡繹不絕,一位年輕女士在一位男士陪伴下前來,放下花束之后,俯在男士肩頭抽泣。

  此外,不斷有穿著各色外賣制服的快遞員,捧著鮮花直奔急診大廳。一位附近花店的店員告訴記者,一天接到給楊文醫生送花的訂單有二三十個。

  民航總醫院臨時悼念廳內,悼念者送來的鮮花。封面新聞記者柳青攝

  悼念廳一側是急診科重癥搶救區。記者探訪當天,這個區的門外站著多名安保人員,防爆叉等安保裝置就放在門外。

  民航總醫院急診科重癥搶救區。封面新聞記者柳青攝

  一位前來悼念的女士放下花束后不住的流淚。她對記者說,“楊文是我的師姐,我們都是首都醫科大學畢業的,我是95級,她是87級。”

  這名女士表示,她父母都是血管病患者,民航總醫院是距自己家最近的醫院,楊文醫生擅長心血管病急救,“所以對她的工作很熟悉”。

  據她介紹,她曾在朝陽醫院從事臨床工作,對醫院急診崗位比較熟悉。她透露,楊文醫生這個急診崗位一般是值一個24小時的班,休48小時。如果(值班的)人少,可能也休息不了這么久。

  她還告訴記者,聽到楊文醫生遇害消息之后,“我的很多同學,我們首先是害怕,還有很強的屈辱感。這不僅僅是一件簡單的醫患糾紛事件,這才是最根本的問題。”

  在民航總醫院急診室大廳外百米處,設有高碑店派出所民航醫院警務站。12月29日上午,警務站里有兩位當值民警。記者試圖詢問24日命案當天有幾位民警當值,什么時間接到報警等,但當值民警拒絕了采訪。

  12月27日,北京市檢察院官方微博宣布,該院第三分院經依法審查,對在民航總醫院急診科搶救室內行兇的犯罪嫌疑人孫文斌,以涉嫌故意殺人罪批捕。這也是外界第一次知道嫌疑人姓名。隨后,更多這名嫌疑人的信息,被披露出來。

  據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報道,嫌疑人孫文斌的姐姐住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(“北二外”)家屬樓。12月29日,封面新聞記者來到該家屬區,家屬樓樓身顯示的門牌號為定福莊南里1號院,該樓共6層,有多個單元門,是沒有安裝電梯的老式住宅。記者探訪發現,這棟樓只有一個單元門需要門禁,必須要住戶同意開門才能進入。記者從住在這棟樓里的居民處確認,孫文斌姐姐就住在需要門禁的單元里。多位居民表示,聽說了民航總醫院殺醫事件,但“不認識”這家人。

  據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報道,孫文斌姐姐稱,她家共有兄弟姐妹五個,她排行老四,55歲的孫文斌在家中年齡最小。孫父已在早幾年去世,其母魏某95歲。孫家是從京郊梆子井村一帶經農轉非進入城市的。孫家大哥退休前在鄉鎮私企上班,大嫂原是“北二外”職工。孫英自己也已退休,她所住房子是原為“北二外”職工的公公留下的。

  12月29日晚,封面新聞記者來到朝陽醫院急診科,大廳有警務員值守,記者求證多名工作人員和醫生,孫文斌母親孫魏氏就診于急診重癥監護(EICU)。在急診科服務處,記者問及孫魏氏病情如何,護士表示并不了解,相關情況需詢問有關領導。

ad2
分享到:
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,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,EMLA至:云浮郵箱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,歡迎監督。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| 版權投訴 | 聯系我們 | 公益活動 | 網站導航
Copyright @ 2017 云浮新聞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http://www.v5tima.com/ https://www.baidu.com/ https://www.163.com/ https://www.toutiao.com/ https://www.sina.com.cn/ http://www.china.com.cn/ http://www.bjnews.com.cn/ https://www.chinanews.com/ http://tv.cctv.com/ http://cn.chinadaily.com.cn/ https://www.huanqiu.com/ http://news.sohu.com/ http://www.cankaoxiaoxi.com/